霜月(初闻征雁已无蝉)

 
作者: 唐代   李商隐

初闻征雁已无蝉,百尺楼南水接天。

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里斗婵娟。

初闻征雁已无蝉,百尺楼高水接天。(楼高 一作:楼南 / 楼台)
刚开始听到远行去南方的大雁的鸣叫声,蝉鸣就已经销声匿迹了,我登上百尺高楼,极目远眺,水天连成一片。

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里斗婵娟。
霜神青女和月中嫦娥不怕寒冷,在寒月冷霜中争艳斗俏,比一比冰清玉洁的美好姿容。

参考资料:1、邓楚栋,邓亚文《五朝千家诗(上)唐代千家诗》 :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8.01:87

初闻征雁已无蝉(chán),百尺楼高水接天。(楼高 一作:楼南 / 楼台)
征雁:大雁春到北方,秋到南方,不惧远行,故称征雁。此处指南飞的雁。无蝉:雁南飞时。已听不见蝉鸣。楼南:一作“楼台”。水接天:水天一色,不是实写水。是形容月、霜和夜空如水一样明亮。

青女素娥(é)俱耐冷,月中霜里斗婵(chán)娟。
青女:主管霜雪的女神。素娥:即嫦娥。斗:比赛的意思。婵娟:美好,古代多用来形容女子,也指月亮。

参考资料:1、邓楚栋,邓亚文《五朝千家诗(上)唐代千家诗》 :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8.01:87

初闻征雁已无蝉,百尺楼高水接天。(楼高 一作:楼南 / 楼台)
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里斗婵娟。

  仅从文本看,诗写深秋月夜景色,然不作静态描写,而借神话传说宛言月夜冷艳之美。首句以物候变化说明霜冷长天,深秋已至。次句言月华澄明,天穹高迥。三四句写超凡神女,争美竞妍。诗以想像为主,意境清幽空灵,冷艳绝俗。颇可说明义山诗之唯美倾向。

  文学作品,特别是诗歌,它的特点在于即景寓情,因象寄兴。诗人不仅是写生的妙手,而应该是随物赋形的画工。最通常的题材,在杰出的诗人的笔底,往往能够创造出一种高超优美的意境。李商隐的这首《霜月》,就会有这样的特点。

  这首诗写的是深秋季节,在一座临水高楼上观赏霜月交辉的夜景。它的意思只不过说,月白霜清,给人们带来了寒凉的秋意而已。这样的景色,会使人心旷神怡。然而这诗所给予读者美的享受,却大大超过了人们在类似的实际环境中所感受到的那些。诗的形象明朗单纯,它的内涵是饱满而丰富的。

  秋天,草木摇落而变衰,眼里看到的一切,都是萎约枯黄,黯然无色;可是清宵的月影霜痕,却显得分外光明皎洁。“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里斗婵娟。”尽管“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可是冰肌玉骨的绝代佳人,愈是在宵寒露冷之中,愈是见出雾鬓风鬟之美。她们的绰约仙姿之所以不同于庸脂俗粉,正因为她们具有耐寒的特性,所以才经得起寒冷的考验。

  写霜月,不从霜月本身着笔,而写月中霜里的素娥和青衣;青女、素娥在诗里是作为霜和月的象征的。这样,诗人所描绘的就不仅仅是秋夜的自然景象,而是勾摄了清秋的魂魄,霜月的精神。这精神是诗人从霜月交辉的夜景里发掘出来的自然之美,同时也反映了诗人在混浊的现实环境里追求美好、向往光明的深切愿望;是他性格中高标绝俗、耿介不随的一面的自然流露。当然不能肯定这耐寒的素娥、青女,就是诗人隐以自喻;或者说,它另有所实指。诗中寓情寄兴,是不会如此狭隘的。王夫之说得好:“兴在有意无意之间。”(《姜斋诗话》)倘若刻舟求剑,理解得过于窒实,反而会缩小它的意义,降低它的美学价值。

  范元实云:“义山诗,世人但称其巧丽,至与温庭筠齐名。盖俗学只见其皮肤,其高情远意,皆不识也。”他引了《筹笔驿》、《马嵬》等篇来说明。(见魏庆之《诗人玉屑》卷十五引《诗眼》)其实,不仅咏史诗以及叙志述怀之作是如此,在更多的即景寄兴的小诗里,同样可以见出李商隐的“高情远意”。叶燮是看到了这点的,所以他特别指出李商隐的七言绝句,“寄托深而措辞婉”(《原诗》外编下)。于此诗,也可见其一斑。

  这首诗在艺术手法上有一点值得注意:诗人的笔触完全在空际点染盘旋,诗境如海市蜃楼,弹指即逝;诗的形象是幻想和现实交织在一起而构成的完美的整体。秋深了,树枝上已听不到聒耳的蝉鸣,辽阔的长空里,时时传来雁阵惊寒之声。在月白霜清的宵夜,高楼独倚,水光接天,望去一片澄澈空明。“初闻征雁已无蝉”二句,是实写环境背景。这环境是美妙想象的摇篮,它会唤起人们脱俗离尘的意念。正是在这个摇篮里,诗人的灵府飞进月地云阶的神话世界中去了。后两句想象中的意境,是从前两句生发出来的。

1、《唐诗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3年版,第1130-1131页

(chū)
(wén)
(zhēng)
(yàn)
()
()
(chán)
(bǎi)
(chǐ)
(lóu)
(nán)
(shuǐ)
(jiē)
(tiān)
(。 )
(qīng)
()
()
(é)
()
(nài)
(lěng)
(yuè)
(zhōng)
(shuāng)
()
(dòu)
(chán)
(juān)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刚开始听到远行去南方的大雁的鸣叫声,蝉鸣就已经销声匿迹了,我登上百尺高楼,极目远眺,水天连成一片。霜神青女和月中嫦娥不怕寒冷,在寒月冷霜中争妍斗俏,比一比冰清玉洁的美好姿容>查看全文

此诗作年无考。冯《注》以为艳情诗。仅从文本看,诗写深秋月夜景色,然不作静态描写,而借神话传说宛言月夜冷艳之美。首句以物候变化说明霜冷长天,深秋已至。次句言月华澄明,天穹高迥。三四句>查看全文

《霜月(初闻征雁已无蝉)》作者

李商隐李商隐

李商隐(813-858),字义山,号玉谿生,怀州河内(今河南沁阳县)人。出身于没落的小官僚家庭。十七岁时就受到牛僧孺党令孤楚的赏识,被任为幕府巡官。二十五岁时,受到令孤楚的儿子令孤绹的赞誉,中进士。次年受到李德裕党人河阳节度使王茂元的宠爱,任为书记,并娶他女儿为妻。唐朝中叶后期,朝政腐败,宦官弄权,朋党斗争十分激烈。李商隐和牛李两派的人都有交往,但不因某一方得势而趋附。所以他常常遭到攻击,一生不得

霜月(初闻征雁已无蝉)原文,霜月(初闻征雁已无蝉)翻译,霜月(初闻征雁已无蝉)赏析,霜月(初闻征雁已无蝉)阅读答案,出自李商隐的作品

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转载请注明:https://www.yjjyj.org/shi/618.html

« 上一篇
下一篇 »

相关诗词推荐

  • 霜月(初闻征雁已无蝉)

    初闻征雁已无蝉, 百尺楼南水接天。 

    青女素娥俱耐冷, 月中霜里斗婵娟。

  • 夜泊咏栖鸿(可怜霜月暂相依)

    【夜泊咏栖鸿】 可怜霜月暂相依,[2] 莫向衡阳趁队飞。[3] 同是江南寒夜客, 羽毛单薄稻梁微。[4]

  • 赠刘景文(荷尽已无擎雨盖)

    【赠刘景文】 荷尽已无擎雨盖,[1] 菊残犹有傲霜枝。[2] 一年好景君须记,[3] 正是橙黄橘绿时。[4]

  • 槟城杂感(故园归去已无家)

    【槟城杂感】 故园归去已无家, 传舍名留炎海涯。 一夜乡愁消未得, 隔窗听唱后庭花。 1938年

  • 病中初闻复官二首

    抽毫连夜侍明光,执靮三年从省方。烧玉谩劳曾历试,
    铄金宁为欠周防。也知恩泽招谗口,还痛神祇误直肠。
    闻道复官翻涕泗,属车何在水茫茫。
    又挂朝衣一自惊,始知天意重推诚。青云有路通还去,
    白发无私健亦生。曾避暖池将浴凤,却同寒谷乍迁莺。
    宦途巇嶮终难测,稳泊渔舟隐姓名。

  • 霜月

    初闻征雁已无蝉,百尺楼高水接天。
    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里斗婵娟。

  • 文德初闻车驾东游

    龙旆丛丛下剑门,还将瑞气入中原。鳌头一荡山虽没,
    乌足重安日不昏。晋客已知周礼在,秦人仍喜汉官存。
    自怜闲坐渔矶石,万级云台落梦魂。

  • 送征雁

    秋空万里净,嘹唳独南征。风急翻霜冷,云开见月惊。
    塞长怯去翼,影灭有馀声。怅望遥天外,乡愁满目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