溱洧

 
作者: 先秦   诗经

溱与洧,方涣涣兮。士与女,方秉蕳兮。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訏于且乐。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
溱与洧,浏其清矣。士与女,殷其盈矣。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訏于且乐。维士与女,伊其将谑,赠之以勺药。

溱与洧,方涣涣兮。
溱水洧水长又长,河水流淌向远方。

士与女,方秉蕑兮。
男男女女城外游,手拿蕑草求吉祥。

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
女说咱们去看看?男说我已去一趟。再去一趟又何妨!

洧之外,洵訏且乐。
洧水对岸好地方,地方热闹又宽敞。

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
男女结伴一起逛,相互戏谑喜洋洋,赠朵芍药毋相忘。

溱与洧,浏其清矣。
溱水洧水长又长,河水洋洋真清亮。

士与女,殷其盈矣。
男男女女城外游,游人如织闹嚷嚷。

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
女说咱们去看看?男说我已去一趟。再去一趟又何妨!

洧之外,洵訏且乐。
洧水对岸好地方,地方热闹又宽敞。

维士与女,伊其将谑,赠之以勺药。
男女结伴一起逛,相互戏谑喜洋洋,赠朵芍药表情长。

参考资料:

1、王秀梅 译注.诗经(上):国风.北京:中华书局,2015:184-1862、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184-187

(zhēn)与洧(wěi),方涣(huàn)涣兮。
溱、洧:郑国两条河名。方:正。涣涣:河水解冻后奔腾貌。

士与女,方秉蕑(jiān)兮。
士与女:此处泛指男男女女。后文“女”“士”则特指其中某青年男女。方:正。秉:执,拿。蕑:一种兰草。又名大泽兰,与山兰有别。

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cú)往观乎?
既:已经。且:同“徂”,去,往。且:再。

洧之外,洵(xún)(xū)且乐。
洵訏:实在宽广。洵,实在,诚然,确实。訏,大,广阔。

维士与女,伊其相谑(xuè),赠之以勺药。
维:发语词。伊:发语词。相谑:互相调笑。勺药:即“芍药”,一种香草,与今之木芍药不同。

溱与洧,浏(liú)其清矣。
浏:水深而清之状。

士与女,殷(yīn)其盈矣。
殷:众多。盈:满。

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

洧之外,洵訏且乐。

维士与女,伊其将谑,赠之以勺药。
将:即“相”。

参考资料:1、王秀梅 译注诗经(上):国风北京:中华书局,2015:184-186
2、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184-187s

溱与洧,方涣涣兮。
士与女,方秉蕑兮。
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
洧之外,洵訏且乐。
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
溱与洧,浏其清矣。
士与女,殷其盈矣。
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
洧之外,洵訏且乐。
维士与女,伊其将谑,赠之以勺药。

  这首诗好像就是写了一个古代的情人节,或大相亲的场面。诗中交代了时间,初春时节,春水涌流的时节;地点,溱洧之外。

  从大处写起,“殷其盈矣”,参加欢会的青年人之多,不可胜数,可谓熙熙攘攘,茫茫人海。这是下面一对情人相会的大背景。

  从小处落笔,“维士与女,伊其相谑”,从这一对少男少女的偶然相识,到二人相约同行,再到相谑,相赠爱情花,把相亲相爱的全过得进行了艺术化的忠实记录。可以说是一个很唯美的专题纪录片。

  这首诗很美,美在春天;美在爱情。尤其美的是两枝花的俏丽出现:“蕑(兰)”与“勺药”。凭借着这两种芬芳的香草,作品完成了从风俗到爱情的转换,从自然界的春天到人生的青春的转换,也完成了从略写到详写的转换,从“全镜头”到“特写镜头”的转换。要之,兰草与芍药,是支撑起全诗结构的两个支点。

  诗分二章,仅换数字,这种回环往复的叠章式,是民歌特别是“诗三百”这些古老民歌的常见形式,有一种纯朴亲切的风味,自不必言。各章皆可分为两层,前四句是一层,落脚在“蕑”;后八句为一层,落脚在“勺药”。前一层内部其实还包含一个小转换,即自然向人的转换,风景向风俗的转换。诗人以寥寥四句描绘了一幅风景画,也描绘了一幅风俗画,二者息息相关,因为古代社会风俗的形成大多与自然节气有关。诗人唱道:“溱与洧,方涣涣兮。”“涣涣”二字十分传神,表现出一片冰化雪消、桃花春汛、春风骀荡的情景。春天,真的已经降临到郑国大地。在这幅春意盎然的风景画中,人出现了:“士与女,方秉蕑兮”。人们经过一个冬天严寒的困扰,冰雪的封锁,从蛰伏般的生活状态中苏醒过来,到野外,到水滨,去欢迎春天的光临。而人手一束的嫩绿兰草,便是这次春游的收获,是春的象征。“招魂续魄,拂除不详”,似乎有点神秘,其实其精神内核应是对肃杀的冬气的告别,对新春万事吉祥如意的祈盼。任何虚幻的宗教意识,都生自现实生活的真切愿望。在这里,从自然到人、风景到风俗的转换,是通过“溱与洧”和“士与女”两个结构相同的句式的转换实现的。结构相同的东西可以使人产生由此及彼的对照、联想,因而这里的转换顺理成章,毫不突然。

  如果说对于成年的“士与女”,他们对新春的祈愿只是风调雨顺,万事如意,那么对于年青的“士与女”,他们的祈愿则更加上一个重要内容——爱情,因为他们不仅拥有大自然的春天,还拥有生命的春天——青春。于是作品便从风俗转向爱情,从“蕑”转向“勺药”。这首诗是以善于转折为人称道的,清人牛运震《诗志》、陈继揆《读诗臆补》皆认为它“妙于用虚字转折”。其实它的“转折之妙”,不仅独在虚字。如上所说,前一层次的从风景向风俗的小转折,是借重两个结构相同的句式实现的。这里从风俗到爱情的大转折,则巧妙地利用了“士”、“女”的相同字面:前层的“士与女”是泛指,犹如常说的“士女如云”;后层的“士”、“女”则是特指,指人群中某一对青年男女。字面虽同,对象则异。这就使转折完成于不知不觉之间,变换实现于了无痕迹之中。诗意一经转折,诗人便一气直下,一改前面的宏观扫描,将“镜头”对准了这对青年男女,记录下他们的呢喃私语,俏皮调笑,更凸现出他们手中的芍药,这爱的信物,情的象征。总之,兰草“淡出”,芍药“淡入”,情节实现了“蒙太奇”式的转换。

  于是,从溱、洧之滨踏青归来的人群,有的身佩兰草,有的手捧芍药,撒一路芬芳,播一春诗意。

  尽管小小的郑国常常受到大国的侵扰,该国的统治者也并不清明,但对于普普通通的人民来说,这个春天的日子仍使他们感到喜悦与满足,因为他们手中有“蕑”,有“勺药”,有美好生活的憧憬与信心。

参考资料:

1、王秀梅 译注.诗经(上):国风.北京:中华书局,2015:184-1862、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184-187

(qín)
()
(wěi)
(fāng)
(huàn)
(huàn)
()
(shì)
()
()
(fāng)
(bǐng)
(jiān)
()
()
(yuē)
(guān)
()
(shì)
(yuē)
()
(qiě)
(qiě)
(wǎng)
(guān)
()
(wěi)
(zhī)
(wài)
(xún)
()
()
(qiě)
()
(wéi)
(shì)
()
()
()
()
(xiàng)
(xuè)
(zèng)
(zhī)
()
(sháo)
(yào)
(qín)
()
(wěi)
(liú)
()
(qīng)
()
(shì)
()
()
(yīn)
()
(yíng)
()
()
(yuē)
(guān)
()
(shì)
(yuē)
()
(qiě)
(qiě)
(wǎng)
(guān)
()
(wěi)
(zhī)
(wài)
(xún)
()
()
(qiě)
()
(wéi)
(shì)
()
()
()
()
(jiāng)
(xuè)
(zèng)
(zhī)
()
(sháo)
(yào)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溱河,洧河,春来荡漾绿波。男男,女女,手拿兰草游乐。姑娘说:“去看看?”小伙说:“已去过。”“请你再去陪陪我!”洧河那边,真宽敞,真快活。少男,少女,互相调笑戏谑,送一支芍>查看全文

读这首诗,千万莫要忽略了其中两个小小的导具:“蕑(兰)”与“勺药”。凭借着这两种芬芳的香草,作品完成了从风俗到爱情的转换,从自然界的春天到人生的青春的转换,也完成了从略写到详写的转>查看全文

《溱洧》作者

诗经

【诗经】中国最早的诗歌总集。它收集了从西周初期至春秋中叶大约500年间的诗歌305篇。先秦称为《诗》,或取其整数称《诗三百》。西汉时被尊为儒家经典,始称《诗经》,并沿用至今。编集关于《诗经》的编集,汉代有两种说法:①行人采诗说。《汉书·艺文志》载:「古有采诗之官,王者所以观风俗,知得失,自考正也。」《诗经》305篇的韵部系统和用韵规律和诗歌形式基本上是一致的,而它包括的时间长、地域广,在古代交通不

溱洧原文,溱洧翻译,溱洧赏析,溱洧阅读答案,出自诗经的作品

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转载请注明:https://www.yjjyj.org/shi/6664.html

« 上一篇
下一篇 »

相关诗词推荐

  • 关雎(关关雎鸠)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 硕鼠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逝将去女,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
    硕鼠硕鼠,无食我麦!三岁贯女,莫我肯德。逝将去女,适彼乐国。乐国乐国,爰得我直。
    硕鼠硕鼠,无食我苗!三岁贯女,莫我肯劳。逝将去女,适彼乐郊。乐郊乐郊,谁之永号?(女 通 汝)

  • 桃夭(桃之夭夭)

    【桃夭】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

    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 

    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 子衿(青青子衿)

    【子衿】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1] 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2]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3] 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4] 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 木瓜(投我以木瓜)

    【木瓜】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

    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 

    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

     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 葛覃(葛之覃兮)

    【葛覃】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萋萋。[1] 黄鸟于飞,集于灌木,其鸣喈喈。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莫莫。 是刈是濩,为絺为绤,服之无斁。[2] 言告师氏,言告言归。 薄污我私,薄浣我衣。 害浣害否?归宁父母。

  • 卷耳(采采卷耳)

    【卷耳】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1] 嗟我怀人,寘彼周行。[2] 陟彼崔嵬,我马虺隤。[3] 我姑酌彼金櫑,维以不永怀。[4] 陟彼高冈,我马玄黄。[5] 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6] 陟彼砠矣,我马瘏矣。[7] 我仆痡矣,云何吁矣![8]

  • 氓(氓之蚩蚩)

    【氓】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1] 匪来贸丝,来即我谋。[2] 送子涉淇,至于顿丘。[3] 匪我愆期,子无良媒。[4] 将子无怒,秋以为期。[5] 乘彼垝垣,以望复关。[6] 不见复关,泣涕涟涟。[7] 既见复关,载笑载言。[8] 尔卜尔筮,体无咎言。[9] 以尔车来,以我贿迁。[10]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11] 于嗟鸠兮,无食桑葚;[12] 于嗟女兮,无与士耽。[13] 士之耽兮,犹可说也;[14] 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桑之落矣,其黄而陨。[15] 自我徂尔,三岁食贫。[16] 淇水汤汤,渐车帷裳。[17] 女也不爽,士贰其行。[18] 士也罔极,二三其德。[19] 三岁为妇,靡室劳矣;[20] 夙兴夜寐,靡有朝矣。[21] 言既遂矣,至于暴矣。[22] 兄弟不知,咥其笑矣。[23] 静言思之,躬自悼矣。[24] 及尔偕老,老使我怨。 淇则有岸,隰则有泮。[25]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26] 信誓旦旦,不思其反。[27] 反是不思,亦已焉哉![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