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志·蜀书·霍王向张杨费传

查阅典籍:《三国志》——「三国志·蜀书霍王向张杨费传」原文

  (霍峻传、霍弋传、王连传、向朗传、向宠传、张裔传、杨洪传、费诗传)

  霍峻传,(附霍弋传)霍峻,字仲邈,南郡枝江人。他的哥哥霍笃,曾在乡里召集家族武装几百人。

  霍笃死后,荆州牧刘表命令霍峻统领这支队伍。刘表死后,霍峻率领部队投归先主刘备,刘备任命霍峻为中郎将。刘备自葭萌转头南还袭击刘璋,留霍峻镇守葭萌城。张鲁派其部将杨帛引诱霍峻,要求与他共同守城,霍峻说:“你们可得到我的头,但得不到这座城。”杨帛于是退走。后来刘璋部将扶禁、向存等率领一万多人沿阆水而上,攻击围困霍峻,围城一年,不能攻下。霍峻城中兵卒才几百人,乘敌人松懈大意的时候,选择精锐兵士出击,大败敌人,当即砍下向存的脑袋。刘备平定蜀地,嘉奖霍峻的功劳,于是分广汉郡新设梓潼郡,任命霍峻为梓潼太守、裨将军。霍峻在任三年,四十岁时便去世了,归葬在成都。刘备对他极为哀悼惋惜,于是下诏对诸葛亮说:“霍峻既是一位优秀臣士,加上有功于国,我想亲自祭奠。”于是他亲率百官前往吊祭,并留宿墓地,当时人们都为霍峻感到荣耀。

  霍峻的儿子霍弋,字绍先,刘备末年被任为太子舍人。后主刘禅继位,被任作谒者。丞相诸葛亮北往驻守汉中,请霍弋为记室,让他与自己儿子诸葛乔一道周游各处军营。诸葛亮去世,霍弋为黄门侍郎。刘禅立太子刘王睿,任命霍弋为中庶子,刘王睿喜爱骑马射箭,出入没有节制规矩,霍弋引经据典,尽心规谏,甚为教育得体正导得力。霍弋后来任参军胇降的屯副贰都督,又转任护军,管理军营事务照旧。当时永昌郡的少数民族依恃险阻地势不臣服,经常进行骚扰,于是以霍弋兼任永昌太守,率领一部分军队征讨他们,终于斩杀了他们的头领,攻破了他们的村寨,永昌郡界便得到安宁平静。霍弋被提升为监军翊军将军,兼建宁太守,还军后统管南郡政事。

  景耀六年(263),晋号安南将军。当年,蜀国归并魏国。霍弋与巴东领军罗宪各自保全一方,率部降魏,都得以继任前职,宠待更有添增。

  王连传,王连,字文仪,南阳人。刘璋时期王连进入蜀地,任梓潼县令。刘备起兵葭萌,进军南来,王连闭紧城门不降,刘备认为他守义,故不强逼他。待成都平定后,任命王连为什邡县县令,又转任广都,所治理的地方都有政绩。升为司盐校尉,负责盐、铁的经营事务,为国获利甚多,有利于国家财政开支,于是选拔一批优秀人才作为自己的部属,如吕乂、杜祺、刘干等,这些人后来都做上了大官,都是始自王连的提拔。王连被升任蜀郡太守、兴业将军,兼管盐府政务照旧。

  建兴元年(223),王连被任命为屯骑校尉,兼任丞相长史,封平阳亭侯。当时南方几郡都不肯向蜀称臣,诸葛亮打算自己亲自征讨,王连劝谏说:“那是不毛之地,瘟瘴之乡,不值得您这位全国人所指望依赖的人去冒险行事。”诸葛亮考虑到所有将领的才干都比自己差,打算一定要去,而王连的劝谏更加恳切,所以停留了很长时间。不久王连去世,他儿子王山继承了他的爵位,官至江阳太守。

  向朗传,(附向宠传)向朗,字巨达,襄阳郡宜城人。荆州牧刘表用他为临沮县县长。刘表死后,向朗归附刘备。刘备平定江南,派向朗督领秭归、夷道、巫、夷陵四县的军政民事。蜀地被平定后,向朗被任命为巴西太守,不久转任牂牁太守,又被调往房陵任职。后主刘禅登基,向朗为步兵校尉,接替王连兼任丞相长史。丞相诸葛亮南征,向朗留下统领善后事务。

  建兴五年(227),向朗跟随诸葛亮前往汉中。向朗一向与马谡友好,马谡逃亡,向朗知情不报,诸葛亮很生气,罢免向朗官职让他回到成都。多年后,向朗被任命为光禄勋,诸葛亮去世后他又任左将军,追论旧功,他被封为显明亭侯,赐位特进。起初,向朗年少时虽然涉猎文学,然而不能自我约束坚持,故此以作官的才干著称。自被撤掉长史职务后,散闲无事将近二十年,于是更加潜心研究典籍,孜孜不倦。年过八十,尚仍自己动手校勘书籍,刊定谬误,他所积藏的书籍,在当时首屈一指。开门接待宾客,诱导收纳青年,只谈论古书文义,不涉及时政,以此在当时颇为著名。上自朝中执政,下及少年儿童,都很敬重他。红潮网

  延熙十年(242),向朗去世。他的儿子向条继承了他的爵位,景耀年间官为御史中丞。向朗哥哥的儿子向宠,刘备在世时任牙门将。刘备秭归一战惨败,只有向宠的军营保存最完整。

  建兴元年(223)被封为都亭侯,后为中部督,管理守护宫廷的部队。诸葛亮北行前,上表给后主刘禅说:“将军向宠,性情温和稳重,通晓军事,过去已被试用,先帝称赞他很能干,所以公众议论一致推举他为督。为臣认为军中的事情,都应向他咨询,一定能使军中和睦协调,优劣各得其所。”向宠被升为中领军。

  延熙三年(240),在征讨汉嘉少数民族时,向宠遇害身亡。他的弟弟向充,历任射声校尉、尚书。

  张裔传,张裔,字君嗣,蜀郡成都人。他研究《公羊春秋》,广泛涉猎《史记》、《汉书》。汝南人许文休入蜀后,认为张裔干练敏捷,是中原一带钟繇一类的人物。刘璋时期,张裔被荐举为孝廉,任鱼复县县长,回到州里任州署从事,兼任帐下司马。张飞从荆州由垫江进入蜀地,刘璋授予张裔军队,让他在德阳陌下抵御张飞,结果张裔兵败,退回成都。作为刘璋的信使前往会见刘备,刘备答应他一定对刘璋以礼相待并安抚刘璋的部下,张裔回到成都,于是开城欢迎刘备,刘备任命张裔为巴郡太守,回成都后任司金中郎将,负责农具、兵器的制造。在这之前,益州郡人杀死该郡太守正昂,有位年长的首领雍..,他在南方一带威望名声很高,便派人四处活动,还远往孙权那里求情。不料朝廷让张裔当上了益州太守,径直赴郡所上任。雍..于是闹别扭不服气,他借鬼教鼓动人说:“张府君像只葫芦,外面虽说光亮但内面实际很粗糙,不值得杀他,命令你们把他缚绑送往吴国。”于是他们把张裔押送给孙权。值刘备去世,诸葛亮派遣邓芝出使东吴,诸葛亮教邓芝言谈之间可向孙权提出请求放还张裔。张裔自从到东吴,几年来一直流放隐居,孙权并不知道他这个人,故此准许了邓芝的请求放还张裔。张裔临走前,孙权召见他,问他说:“蜀地卓氏的寡妇,和司马相如私奔,贵地风俗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张裔回答说:“我认为卓家守寡的女子,比朱买臣妻子贤慧得多。”孙权又对张裔说:“你回国后,一定要为西蜀效力,终不会像个农夫呆在乡间小巷里,那么你将用什么报答我呢?”张裔回答说:“张裔负罪回国,将把自家性命交给朝廷安排;如果能侥幸保得住脑袋,则我五十八岁以前是父母给的生命,自此以后则是大王您恩赐的岁月。”孙权欢悦地谈论着,有欣赏张裔才能的意思。

  张裔出孙权宫门后,十分后悔自己没有装糊涂,于是迅速上船,加速疾行。孙权果然派人追留,但张裔已经进入永安界几十里,追的人已赶不上他。回到蜀国后,丞相诸葛亮用张裔为丞相府参军,代行相府政务,又兼职益州治中从事。诸葛亮出军驻守汉中,张裔以射声校尉身份兼留府长史,经常称赞说:“丞相赏赐不遗漏关系疏远的人,惩罚不宽容关系亲近的人,官爵无功不可得,刑罚富贵权势不得免,这就是聪明能干者和愚昧平凡者都能忘身为国的原因。”第二年,张裔北上去见诸葛亮咨询有关事务,送行的人数百,车马都堵满了道路,张裔回信对亲人说:“前几天动身上路前,昼夜接待来访的人客,得不到休息,人们敬重的是丞相长史这个职衔,儿子君嗣附在这一职位上,故此疲倦得要死。”他谈吐诙谐机灵快捷,都像这样。张裔年少时与犍为人杨恭十分友好,杨恭早年去世,留下的孩子没有几岁,张裔将杨家人接到自己家中,分房屋给他们住,侍奉杨恭母亲就像自己的母亲。杨恭的儿子们长大后,又为他们娶妻,购买田宅产业,让他们自立门户。抚恤旧友的家属,帮助救济衰落的家族,十分讲义气。后加封辅汉将军,兼任长史照旧。

  建兴八年(230),张裔去世。他的儿子张縠继承他的爵位,历任三个郡的郡守和监军。张縠弟弟张郁,任太子中庶子。

  杨洪传,杨洪,字季休,犍为郡武阳人。刘璋时期他先后在各郡任职。刘备平定蜀地,太守李严任命杨洪为功曹。李严企图搬迁郡治的房舍,杨洪极力劝谏未被采纳,于是辞去功曹职务,请求退居。李严打算推荐杨洪到州府,任蜀部从事。刘备前往征夺汉中,急信要求朝中发兵援救,军师将军诸葛亮以此事询问杨洪,杨洪说:“汉中之地为益州咽喉,我国存亡的要害之机枢,如果没有汉中则没有蜀国,这是家门口的祸患;如今形势,男人应当参战,女子应参加运输,发兵往救还有什么疑虑的!”当时蜀郡太守法正随刘备北往,诸葛亮于是上表奏任杨洪兼任蜀郡太守,各项事情都办得有条有理,于是让他正式任职。不久,转任为益州治中从事。刘备称帝以后,征讨东吴失败,退归住在永安。汉嘉太守黄元一向不被诸葛亮所喜欢,听说刘备病重,害怕今后有灾祸,于是举兵据郡反叛,焚烧临邛城。当时诸葛亮东往探望刘备病情,成都防守单薄空虚,所以黄元更加无所忌惮。杨洪当即启奏太子,派遣他的亲兵,让将军陈勿日、郑绰讨伐黄元。大家议论认为黄元如果不能围攻成都,就会由越砈而占据南中。杨洪说:“黄元一向性情凶暴,不讲恩信,怎么会做到这一步呢?他不过想沿江东下,希望主上平安,将他捉拿处死;如果主公有什么不幸,他只会投奔东吴求其活命罢了。命令陈勿日、郑绰只在南安峡口堵截便可抓获他。”陈勿日、郑绰按照杨洪所言去作,果然生擒黄元。

  建兴元年(223),杨洪被赐爵关内侯,又被任为蜀郡太守、忠节将军,后来又为越骑校尉,兼领旧郡如故。建兴五年(227),丞相诸葛亮北往驻守汉中,打算用张裔为留府长史,问杨洪怎样,杨洪回答说:“张裔天资聪明敏锐,长于治理繁杂事务,以他的才干确实能够胜任,但他的性情不太公平待人,恐怕不能让他单独任职,不如留下向朗。向朗性格中伪饰的成份少,张裔跟随您,尽量发挥他的才干,这样就两全其美了。”起初,张裔与杨洪年少时十分友好,张裔在东吴流放,杨洪前往张裔家属所在的郡视察,张裔的儿子张郁在郡中当吏员,因小有过失受到惩罚,丝毫也不给予原谅包庇。张裔从东吴回蜀后听说这件事,深为忿恨,与杨洪的友情有所冷淡。待杨洪见诸葛亮出兵后,亲自到张裔那里,把自己与诸葛亮的话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张裔。张裔回答杨洪说:“你留下我的话,丞相是不会阻止的。”当时有人怀疑杨洪想自己作长史,也有人怀疑杨洪知道张裔对自己不满,不愿让张裔身处要职,管理后方事务。后来张裔与司盐校尉岑述关系不和,以致于互相仇恨。诸葛亮给张裔的信说:“你过去在陌下的时候,所守军营受到敌人攻破,我心里为你担忧,以至食不知味;后来你被流放南海,我心里为你悲叹,以至睡不安宁;到你从东吴回归后,委大任于你,共同为王室尽力,我自认为与你可说是古代的‘石交’(硕交、石友)。作为交谊坚固的朋友,相互之间就应帮助对方除掉仇敌,割下自己骨肉来表明自己的诚心,即使这样也无相谢的必要。况且我只是有意委托岑述,而你就不能忍受了吗?”议论者从诸葛亮的批评中知道杨洪并没有私心。杨洪年少时不喜欢学习钻研,但忠心耿耿,心地清亮,忧虑公家事务就像自己私家的一样,侍奉继母极为孝顺。

  建兴六年(228),杨洪在官任上去世。开始时杨洪为李严手下的功曹,李严尚未到犍为而杨洪已作了蜀郡太守。杨洪又收纳门下书佐何祗,何祗颇有才干计谋,用他作郡吏,几年后便当上了广汉太守,当时杨洪也还在蜀郡太守任上。所以西部地区人们都佩服诸葛亮能做到人尽其用。

  费诗传,费诗,字公举,犍为郡南安人。刘璋时期费诗任绵竹县县令,刘备攻打绵竹时,费诗率先举城投降。成都平定后,刘备兼任益州牧,任命费诗为督军从事,出任....太守,还朝为州前部司马。刘备为汉中王,派遣费诗前往荆州任命关羽为前将军,关羽听说黄忠为后将军,十分生气地说:“大丈夫终不与老兵同列!”不肯接受任命。费诗对关羽说:“创立帝王事业的人,所任用的人才并非都会是一样的,从前萧何、曹参与汉高祖从小就是亲密老友,而陈平、韩信都是逃亡而后来的,论他们在朝中所排位次,韩信居位最高,但未听说萧何、曹参因此有过任何怨言。如今汉中王以一时间的功劳,对黄忠厚加恩宠崇敬,然而内心里难道真会把他与您同等看待吗?并且汉中王与您,譬如一体,同休共戚,祸福同当,我要是君侯您的话,就不会去计较这些官号的高低、爵禄的多少了。我乃一介使臣,奉命行事之人,您若真不受封,如是便回京,只是对您的举止颇为惋惜,恐怕您有后悔之日啊!”关羽大为感悟,于是当即接受了任命。后来群臣商议打算共推汉中王刘备称帝号,费诗上疏说:“殿下因为曹操父子逼迫献帝篡夺皇位,故此才羁旅万里,招聚士众,将共讨曹贼。如今大敌尚未消灭,而自己先做起皇帝,恐怕人们内心对您的动机有所怀疑。从前汉高祖与楚霸王有约在先,先破秦者为王。等到屠城咸阳,抓获子婴,还仍怀推让之心,况且今日殿下还未出门庭,便打算自立为帝呢!愚臣确实不愿意殿下这么做。”由此而忤逆刘备的本意,降职为永昌从事。

  建兴三年(235),费诗跟随诸葛亮南行,回来至汉阳县,投降者李鸿前来拜见诸葛亮,诸葛亮会见李鸿时,蒋琬和费诗都在坐。李鸿说:“路过孟达那儿时,正遇王冲从南边来,说过去孟达去留之事,明公您对他切齿痛恨,打算诛杀孟达的妻子儿女,幸亏先主不听这种意见。孟达说:‘诸葛亮了解其中的前后本末,最终不会那么做。’根本不信王冲的话,他相信和敬仰您,无以复加。”诸葛亮对蒋琬、费诗说:“回到京城应当与孟达写封信让他知道这些情况。”费诗进言说:“孟达这个家伙,过去待奉刘璋就不忠,后来又背叛先主,反复无常的小人,怎么值得给他写信呢?”诸葛亮默然不语。诸葛亮企图引诱孟达作外援,最后还是给孟达去信说:“往年南征,年底才回来,前不久与李鸿在汉阳相会,得知你的消息,慨然长叹,以是明白你的平生志向,岂徒有空名虚荣,善于变易呢!哎呀孟达,那时确实是刘封欺凌你,伤害了先帝宽待士人的声名;又李鸿说到王冲瞎编假话,说你能量度我心,不听王冲胡言。寻思你已表明的言语,追忆我们平生的友好,心情依依东向眺望,故此才给你写下了这封信。”孟达得到诸葛亮的信,几次与他来往信息,其中意思打算叛离魏国。魏国派遣司马懿前往征讨,旋即斩杀孟达。诸葛亮也因为孟达没有坦诚之心,故不发兵救援他。蒋琬执政后,任命费诗为谏议大夫,费诗在家中去世。


  霍峻字仲邈,南郡枝江人也。兄笃于乡里合部曲数百人,笃卒,荆州牧刘表令峻摄其众。表卒,峻率众归先主,先主以峻为中郎将。先主自葭萌南还袭刘璋,留峻守葭萌城。张鲁遣将杨帛诱峻,求共守城,峻曰:“小人头可得,城不可得。”帛乃退去。后璋将扶禁、向存等帅万余人由阆水上,攻围攻峻,且一年,不能下。峻城中兵才数百人,伺其怠隙,选精锐出击,大破之,即斩存首。先主定蜀,嘉峻之功,乃分广汉为梓潼郡,以峻为梓潼太守、裨将军。在官三年,年四十卒,还葬成都。先主甚悼惜,乃诏诸葛亮曰:“峻既佳士,加有功于国,欲行爵。”遂亲率群僚临会吊祭,因留宿墓上,当时荣之。

  子弋,字绍先,行主末年为太子舍人。后主践阼,除谒者。丞相诸葛亮北驻汉中,请为记室,使与子乔共周旋游处。亮卒,为黄门侍郎。后主立太子璿,以弋为中庶子,璿好骑射,出入无度,弋援引古义,尽言规谏,甚得切磋之体。后为参军庲降屯副贰都督,又转护军,统事如前。时永昌郡夷獠恃险不宾,数为寇害,乃以弋领永昌太守,率偏军讨之,遂斩其豪帅,破坏邑落,郡界宁静。迁监军、翊军将军,领建宁太守,还统南郡事。景耀六年,进号安南将军。是岁,蜀并于魏,弋与巴东领军襄阳罗宪各保全一方,举以内附,咸因仍前任,宠待有加。

  王连字文仪,南阳人也。刘璋时入蜀为梓潼令。先主起事葭萌,进军来南,连闭城不降,先主义之,不强逼也。及成都既平,以连为什邡令,转在广都,所居有绩。迁司盐校尉,较盐铁之利,利入甚多,有裨国用,于是简取良才以为官属,若吕乂、杜祺、刘干,终皆至大官,自连所拔也。迁蜀郡太守、兴业将军,领盐府如故。建兴元年,拜屯骑校尉,领丞相长史,封平阳亭侯。时南方诸郡不宾,诸葛亮将自征之,连谏以为“此不毛之地,疫疠之乡,不宜以一国之望,冒险而行”。亮虑诸将才不及己,意欲必往而连言辄恳至,故停留者久之。会连卒。子山嗣,官至江阳太守。

  向朗字巨达,襄阳宜城人也。荆州牧刘表以为临沮长。表卒,归先主。先主定江南,使朗督秭归、夷道、巫(山)、夷陵四县军民事。蜀既平,以朗为巴西太守,顷之转任牂牁,又徒房陵。后主践阼,为步兵校尉,代王连领丞相长史。丞相亮南征,朗留统后事。五年,随亮汉中。朗素与马谡善,谡逃亡,朗知情不举,亮恨之,免官还成都。数年,为光禄勋,亮卒后徒左将军,追论旧功,封显明亭侯,位特进。初,朗少时虽涉猎文学,然不治素检,以吏能称。自去长史,优游无事垂三十年,乃更潜心典籍,孜孜不倦。年逾八十,犹手自校书,刊定谬误,积聚篇卷,于时最多。开门接宾,诱纳后进,但讲论古义,不干时事,以是见称。上自执政,下及童冠,皆敬重焉。延熙十年卒。子条嗣,景耀中为御史中丞。

  朗兄子宠,先主时为牙门将。秭归之败,宠营特完。建兴元年封都亭侯,后为中部督,典宿卫兵。诸葛亮当北行,表与后主曰:“将军向宠,性行淑均,晓畅军事,试用于昔,先帝称之曰能,是以众论举宠为督。愚以为营中之事,悉以咨之,必能使行陈和睦,优劣得所也。”迁中领军。延熙三年,征汉嘉蛮夷,遇害。宠弟充,历射声校尉、尚书。

  张裔字君嗣,蜀郡成都人也。治《公羊春秋》,博涉《史》、《汉》。汝南许文休入蜀,谓裔干里敏捷,是中夏钟元常之伦也。刘璋时,举孝廉,为鱼复长,还州署从事,领帐下司马。张飞自荆州由垫江入,璋授裔兵,拒张飞于德阳陌下,军败,还成都。为璋奉使诣先主,先主许以礼其君而安其人也,裔还,城门乃开。先主以裔巴郡太守,还为司金中郎将,典作农战之器。先是,益州郡杀太守正昂,耆率雍闿恩信着于南土,使命周旋,远通孙权。乃以裔为益州太守,径往至郡。闿遂趑趄不宾,假鬼教曰:“张府君如瓠壶,外虽泽而内实粗,不足杀,令缚与吴。”于是遂送裔于权。

  会先主薨,诸葛亮遣邓芝使吴,亮令芝言次可从权请裔。裔自至吴数年,流徒伏匿,权未之知也,故许芝遣裔。裔临发,权乃引见。问裔曰:“蜀卓氏寡女,亡奔司马相如,贵土风俗何以乃尔乎?”裔对曰:“愚以为卓氏之寡女,犹贤于买臣之妻。”权又谓裔曰:“君还,必用事西朝,终不作田父子闾里也,将何以报我?”裔对曰:“裔负罪而归,将委命有司。若蒙侥幸得全首领,五十八已前父母之年也,自此已后大王之赐也。”

  权言笑欢悦,有器裔之色。裔出阁,深悔不能阳愚,即便就船,倍道兼行。权果追之,裔已入永安界数十里,追者不能及。

  既至蜀,丞相亮以为参军,署府事,又领益州治中从事。亮出驻汉中,裔以射声校尉领留府长史,常称曰:“公赏不遗远,罚不阿近,爵不可以无功取,刑不可以贵势免,此贤愚之所以佥忘其身者也。”其明年,北诣亮谘事,送者数百,车乘盈路,裔还书与所亲曰:“近者涉道,昼夜接客,不得宁息,人自敬丞相长史,男子张君嗣附之,疲倦欲死。”其谈啁流速,皆此类也。少与犍为杨恭友善,恭早死,遗孤未数岁,裔迎留,与分屋而居,事恭母如母。恭之子息长大,为之娶妇,买田宅产业,使立门户。抚恤故旧,振赡衰宗,行义甚至。加辅汉将军,领长史如故。建兴八年卒。子毣嗣,历三郡守、监军。毣郁,太子中庶子。

  杨洪字季休,犍为武阳人也。刘璋时历部诸郡。先主定蜀,太守李严命为功曹。严欲徒郡治舍,洪固谏不听,遂辞功曹,请退。严(欲)荐洪于州,为(蜀部从事)[部蜀从事].先主争汉中,急书发兵,军师将军诸葛亮以问洪,洪曰:“汉中则益州咽喉,存亡之机会,若无汉中则无蜀矣,此家门之祸也。方今之事,男子当战,女子当运,发兵何疑?”时蜀郡太守法正从先主北行,亮于是表洪领蜀郡太守,众事皆办,遂使即真。

  顷之,转为益州治中从事。

  先主既称尊号,征吴不克,还住永安。汉嘉太守黄元素为诸葛亮所不善,闻先主疾病,惧有后患,举郡反,烧临邛城。时亮东行省疾,成都单虚,是以元益无所惮。洪即启太子,遣其亲兵,使将军陈曶、郑绰讨元。众议以为元若不能围成都,当由越囗据南中。洪曰:“元素信凶暴,无他恩信,何能办此?不过乘水东下,冀主上平安,面缚归死;如其有异,奔吴求活耳。敕曶、绰但于南安峡口遮即便得矣。”曶、绰承洪言,果生获元。洪建兴元年赐爵关内侯,复为蜀郡太守、忠节将军,后为越骑校尉,领郡如故。

  五年,丞相亮北住汉中,欲用张裔为留府长史,问洪何如?洪对曰:“裔天姿明察,长于治剧,才诚堪之,然性不公平,恐不可专任,不如留向朗。朗情伪差少,裔随从目下,效其器能,于事两善。”初,裔少与洪亲善。裔流放在吴,洪临裔郡,裔子郁给郡吏,微过受罚,不特原假。裔后还闻之,深以为恨,与洪情好有损。及洪见亮出,至裔许,具说所言。裔答洪曰:“公留我了矣,明府不能止。”时人或疑洪意自欲作长史,或疑洪知裔自嫌,不愿裔处要职,典后事也。后裔与司盐校尉岑述不和,至于忿恨。亮与裔书曰:“君昔在[陌]下,营坏,吾之用心,食不知味;后流洪迸南海,相为悲叹,寝不安席;及其来还,委付大任,同奖王室,自以为与君古之石交也。石交之道,举仇以相益,割骨肉以相明,犹不相谢也,况吾但委意于元俭,而君不能忍邪?”论者由是明洪无私。

  洪少不好学问,而忠清款亮,忧公如家,事继母至孝。六年卒官。始洪为李严功曹,严未(至)[去]犍为而洪已为蜀郡。洪迎门下书佐何祗,有才策功干,举郡吏,数年为广汉太守,时洪亦尚在蜀郡。是以西土咸服诸葛亮能尽时人之器用也。

  费诗字公举,犍为南安人也。刘璋时为绵竹令,先主攻绵竹时,诗先举城降。成都既定,先主领益州牧,以诗为督军从事,出为牂牁太守,还为州前部司马。先主为汉中王,遣诗拜关羽为前将军,羽闻黄忠为后将军,(羽)怒曰:“大丈夫终不与老兵同列!”不肯受拜。诗谓羽曰:“夫立王业者,所用非一。昔萧、曹与高祖少小亲旧,而陈、韩亡命后主,论其班列,韩最居上,未闻萧、曹以此为怨。今(汉王)[汉中王]以一时之功隆崇于汉升,然意之轻重,宁当与君侯齐乎!且王与君侯臂犹一体,同休等戚,祸福共之,愚为君侯不宜计官号之高下、爵禄之多少为意也。仆一介之使,衔命之人,君侯不受拜,如是便还,但相为惜此举动,恐有后悔耳!”羽大感悟,遂即受拜。

  后群臣议欲推汉中王称尊号,诗上疏曰:“殿下以曹操父子逼主篡位,故乃羁旅万里,纠合士众,将以讨贼。今天敌未克,而先主自立,恐人心疑惑。昔高祖与楚约,先破秦者王。及屠咸阳,获子婴,犹怀推让,况今殿下未出门庭,便欲自立邪!愚臣诚不为殿下取也。”由是忤指,左迁部永昌从事。建兴三年,随诸葛亮南行,归至汉阳县,降人李鸿来诣亮,亮见鸿,时蒋琬与诗在坐。鸿曰:“闻过孟达许,适见王冲从南来,言往者达之去就,明公切齿,欲诛达妻子,赖先主不听言。达曰:”诸葛亮见顾有本末,终不尔也。‘尽不信冲言,委仰明公,无复已已。“亮谓琬、诗曰:”还都当有书与子度相闻。“诗进曰:”孟达小子,昔事振威不忠,后又背叛先主,反复之人,何足与书邪!“亮默然不答。亮欲诱达以为外援,竟与达书曰:”往年南征,岁(未及)[末及]还,适与李鸿会于汉阳,承知消息,慨然永叹,以存足下平素之志,岂徒空托名荣,贵为乘离乎!呜呼孟子,斯实刘封侵陵足下,以伤先主待士之义。又鸿道王冲造作虚语,云足下量度吾心,不受冲说。寻表明之言,追平生之好,依依东望,故遣有书。“达得亮书,数相交通,辞欲叛魏。魏遣司马宣王征之,即斩灭达。亮亦以达无款诚之心,故不救助也。蒋琬秉政,以诗为谏议大夫,卒于家。

  王冲者,广汉人也。为牙门将,统属江州李严。为严所疾,惧罪降魏。魏以冲为乐陵太守。

  评曰:霍峻孤城不倾,王连固节不移,向朗好学不倦,张裔肤敏应机,杨洪乃心忠公,费诗率意而言,皆有可纪焉。以先主之广济,诸葛之准绳,诗吐直言,犹用陵迟,况庸后乎哉!

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转载请注明:https://www.yjjyj.org/wenzhang/11754.html

« 上一篇
下一篇 »

相关推荐

  • 《长歌行》译文及注释

    园中的葵菜青青郁郁,葵叶上的露水被朝阳晒干。春天的阳光把温暖布满大地,万物都焕发出勃勃生机。常常担心秋天一到,美丽的花叶就会枯黄、衰败。千万条江河奔腾着向东流入大海,什么时候才

    2021-06-17 06:07
  • 《长歌行》品论

    这是一首咏叹人生的歌。唱人生而从园中葵起调,这在写法上被称作“托物起兴”,即“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辞也”。园中葵在春天的早晨亭亭玉立,青青的叶片上滚动着露珠,在朝阳下闪着亮光,像一

    2021-06-14 20:40
  • 《长歌行》题解

    此诗选自汉乐府。乐府是自秦代以来设立的朝廷音乐机关,汉武帝时得到大规模的扩建,从民间搜集了大量的诗歌作品,内容丰富,题材广泛。本诗是其中的一首。 长歌行是指“长声歌咏”为曲调的自由

    2021-06-12 19:47
  • 《长歌行》赏析

    这首诗从“园中葵”说起,再用水流到海不复回打比方,说明光阴如流水,一去不再回。最后劝导人们,要珍惜青春年华,发愤努力,不要等老了再后悔。这首诗借物言理,首先以园中的葵菜作比喻。“青

    2021-06-09 06:29
  • 《战国策·赵四·客见赵王》译文

    有游说之士拜见赵孝成王说:“我听说大王要派人去买马,有这回事吗?”赵王回答:“有这回事。”说客问:“那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派人去买呢?”赵王说:“没有找到会相马的人。”说客就问:“大王

    2021-08-05 07:29
  • 《韩非子·说疑》译文

    治国的大事,不仅仅指的赏罚得当。赏无功的人,罚无罪的人,不能称作明察。赏有功的人,罚有罪的人,且全无遗漏,作用仅仅局限在个别人身上,并不能起鼓励立功和禁止犯罪的作用。因此,禁止奸邪

    2021-07-30 07:22
  • 《论衡·卷二十六·实知篇》译文

    俗儒评论圣人,认为圣人前知千年以前的事,后知万年以后的事,有独到的眼力,有独到的听力,事物一出现就能说出它的名目来,圣人不学就能感知,不问就能通晓,所以一提到圣人就认为和神一样了。

    2021-07-21 16:10
  • 《颜氏家训·涉务篇》译文

    士君子的处世,贵在能够有益於事物,不能光是高谈阔论,左琴右书,君主给他俸禄官位啊!国家使用人材,大体不外六个方面:一是朝廷的臣子,用他能通晓治理国家的体制纲要,经纶博雅;二是文史的

    2021-07-21 01:54
  • 《管子·九守》译文

    主位   安定沉着而保持静默,和柔克制而率先保持镇定,虚心平意地准备着和等待着。   主明   目贵在明,耳贵在聪,心贵在智。利用天下人的眼睛看,没有看不到的事物;利用天下人的耳朵

    2021-07-20 02:31
  • 《世说新语·尤悔》译文

    魏文帝曹丕猜忌他的弟弟任城王曹彰勇猛刚强。趁在卞太后的住房里一起下围棋并吃枣的机会,文帝先把毒药放在枣蒂里,自己挑那些没放毒的吃;任城王没有察觉,就把有毒、没毒的混着吃了。中毒以后

    2021-07-19 02:13